联系我们:029-83658728

放映
放映
本地民间放映:《边走边唱》

本地民间放映:《边走边唱》

2014-10-28 何理 本地


这是乡土乡愁,亦是人生人情。《边走边唱》不仅关于流浪,也同时有关归乡,它细致地描述人生冷暖,这里有土地,有收割,有生计,这是物质性的一面。这物质性同时也涉及社会层面的变化,黄土高原上传统的乡村社会正在渐渐消逝,城市化正吸收更多年轻人离开故土,连同老艺人这一群体也渐渐退出舞台,变成过去那个遥远时代的事情。



片中的说书艺人同时也是乡土社会精神性的代表。在过去,他们是当地人与神鬼联通的媒介,是祛病消灾的民间宗教仪式的执行者,说书艺人的身份背后,是整套建立在传统文化基础上的宗法系统,而如今这些东西也仅仅是当代人物质与精神的边缘。



好在,无论是物质性还是精神性都仍无法脱离生活而被作品本身讨论。因为所有抽象的概念之上,与其同行的还有生活的复杂性。人生人情的规律终得在好的艺术作品中压得住社会或是时代。《边走边唱》的魅力是作为又不作为,是观看、承认、深思,并导向影片之外的行动。



是的,《边走边唱》内外匀称,沟壑相连。通过一条主线,一位主人公,影片连起了变动下的乡土生活的传统、改变,也从动作中提炼出情感,一位父亲历经风霜之后的无奈,这无奈同时指向公共与私人的空间,指向传统和现代。个人的故事被合理地延展为群体的故事,而群体的故事又实实在在是时代的写照。这种游刃有余的内外意涵统一,就是在中国当下纪录片佳作迭出的时期,也是难得一见的。



细致地写意,隽永地真实。创作者并没有陷进任何指向性明确的风格与类型表述中去。风格本身被纪录片作者白志强破碎,使其看起来并非我们定型的样式,没有偏向于任何一种流行的,易于模仿的范式之中,而是将风格杂糅,这让影片显出一种微妙的间离感。真实在这里被悬置,而没有在任何材质里被一元化,长镜头和叙事性剪接,在不同的部分被自由使用,一切目的是服务于故事的推进和世界背景的建立。



有血有肉,又泰然自若,这是优秀故事讲述者的架势;有情有义,又不忘态度立场,这是当代纪录片该有的胸襟。那一片黄土高原,一方水土人文,个人的乡愁,最终将可能抵达时代的精神性堤岸。在那里,有追求的艺术创作者,将有勇气测量时代的深度,因为他明白,深度已在人心,了解人、关注人、足矣。


用歌声在诠释生命的异乡客,

他们手搭手走在路上,

大口的喘着气,

他们的生命是如此的粗粝,

他们的歌声是如此的动人!



类型:纪录电影

导演:白志强

色彩:彩色

片长:90分钟

语言:中国陕北方言

字幕:中文简体


用纯纪实手法拍摄讲述陕北民间艺人的真实生活

中国著名电影编剧芦苇先生鼎力推荐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著名作家莫言题写片名

荣获首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暨西安国际影像节最佳纪录片大奖


观影时间:2014年11月1日(周六)晚7:00

观影地点:西安市高新区科技路与高新四路十字向西,高新大都荟·荟客馆3F荟画廊


影片简介


影片历时两年,真实纪录了说书盲艺人李守旺的生活,反映了盲人说书队的困境,讲述了说书队队长李守旺任劳任怨平凡而伟大的父爱,展现了他人性的光辉。


李守旺(老李)是盲人说书队的队长,4岁时失明,从此他便失去了做一个普通农民的机会,人常说“关掉一扇门,便会打开一扇窗”,19岁时李守旺学会了说书,便以此为生讨了条活路,这一晃便是50年。他40多岁时娶了个精神失常的妻子,生下一儿一女,女儿遗传了母亲的病,嫁了个患有肺结核的女婿。儿子也因家境贫寒到西安三原县做了上门女婿,并且做生意还赔了钱。儿女的不幸遭遇成了70多岁的老李的心头病,老李每年挣到的钱几乎都给子女补贴了生活。


但随着城镇化的进程不断推进,陕北农村有九成人口外出打工,昔日喜闻乐见的说书队现在几乎丧失了观众。于是说书队与村队之间的矛盾日益加剧,很多时候因为钱额的差异和村队长吵得脸红脖子粗,这使得老李非常尴尬,于是对远在他乡的儿子的思念就成了他唯一的精神寄托,盲人说书队每天走村串户需行走20多里山路,非常辛苦,老李累的时候便把儿子照片悄悄拿出来摸摸……当他得知过年时儿子将带儿媳、孙女一起回家过年时,他高兴极了,打扫了窑洞、糊了新窗、换了窗帘、买回了电视机和卫星接收器,为的就是让他们回家多呆几天。然而等待他的却是一声叹息。



民间立场,事关西安。


点击右上按钮,将您喜欢的文章分享给朋友。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订阅号:xianbendi

新浪微博,搜索微博名:本地Local

《本地》及周边产品购买:xianbendi.taob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