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市井生活系列展第一回





“这只是一个有关城市记忆的展览。”


换面条、弹棉花、剃头挑子,那些曾经遍及街巷现却难寻其踪的生活细节;西门、东大街、新城广场、火车站,那些名字并不陌生但已样貌全非的街道。此外,香烟纸、小人书、工作证等百余件展品,更生动也更细微地反映那时人们的工作、生活状态。一点一滴地复原那个属于自己的西安的八十年代。


2014年1月5日至2月15日,由宋群、何理策展的“本地·市井生活系列展”第一回在荟客馆·荟画廊展出。本次展览分为照片与实物两部分:照片部分是是赵利文先生在1985至1995十年间所捕捉到的西安市井生活;实物部分是由老物件工作室联合多位各行各业的朋友提供的八十年代的生活品。您可以约友人、陪家人一起前来,相信每一代人都能在这些图片与实物中找到关于这座城市、关于自己的记忆。
















不用坚持

宋群


80年代,是我们这拨人逐渐长大成人的年代。对我们来说,可能没有哪个十年,比这个十年更重要,也可能不只是我们,对于整个中国来说,也是如此。无论是我们,还是国家,无数个第一次,都发生在那个十年,回头看,有些事情记不清,也有些事情忘不掉,还有些事情,记忆深刻,却不能再提。


在做之前的一期《本地》时,我们尝试着把记忆模糊与不清的-我们所在的城市-西安-它的八十年代,做了一点切片式的还原,很多有意思的人,很多有意思的事,还有很多有意思的物,都在那个过程中被整理的更清晰,也正是因为那一期,触发了做这个系列展的念头,我们想呈现更多文字之外的东西。


在准备这个系列展之初,也有个想法,希望把从不看展览的普通观众请进来,希望让大家看到,所谓展览,不是只有规模很大的、学术性的或市场性的艺术展,也有我们这样规模很小的、民间的、主题普通的生活展。


我们觉得,这样的展览,喜欢《本地》的朋友,应该也会喜欢。


喜欢,很重要。


有人说,你们几年来都在坚持做《本地》这样的独立刊物,这种坚持,真不容易。说实话,我并不赞同在这儿使用"坚持"这俩字,大多数情况下,只有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或者做不得不做的事情,才用得上"坚持"。喜欢做的事情,用"坚持"俩字,不合适。再说,这个词,我们这代人从主流报纸上读太多了,好多事情的起因,就是这俩字。


这个展览,希望你喜欢,如果不喜欢,请"坚持"一会儿,回到家,也就忘了。






我想把胶卷浪费给世俗

萧沉


照片是记忆的彼岸,使虚无的时光有了物质的凭据,并能够触摸起来。照片是历史与时代的切片,在主观与片面中,已然泄露了往昔的全貌。照片之于今天,虽是遥远的过去时,但之于照片本身所框定的一切,却是正在进行时。


我看赵利文1985-1995十年间的西安市井生活照,周身忽如被吹了一口仙气,人生瞬间完成了穿越。我似乎找到了失踪很久的自己,也像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戚或二姨,眼眶蓄满泪水,心弦暗自颤抖或哆嗦。站在这些照片前,我忽然感到有一肚子的话要说,有一大堆人的音信需要打听,有一麻袋记忆的土豆悄悄发芽了……


我没觉得这些生活场景有何奇异之处,但被打动了!

我没觉得这些凡夫俗子有何惊人壮举,但被打动了!

我没觉得这些记忆切片有何宏大主題,但被打动了!

我没觉得这些黑白照片是摄影艺术,但被打动了……


艺术是什么?我说不好。是那些穿着钓鱼坎肩的人拍摄的黄山松涛-泰山日出-长城雄姿-壩上风光之类的美图么?是郎静山在暗房里鼓捣出来的影像中国山水画么?是魔幻的曼雷(Man Ray)或尤斯曼(Usman么)?不知道。我只觉得赵利文這些极其朴素自然的纪实照片,看上去很是亲切与生动,也与我們的人生轨迹息息相关。从八十年代一路走来的人,你不用跟他多说什么,只把这些照片给他看,他就走不动了,虽然普通观众还说不太清纪实摄影里面的许多门道。


赵利文所拍摄的这批近2万张的西安市井生活照,显然是一笔巨大的影像财富。今天我们若返身去寻八十年代的城市生活场,又能找到多少这样的照片呢?而那时的摄影人,又有多少肯把有限的胶卷“浪费”在這些鸡毛蒜皮-熟视无睹与高傲的“摄影艺术”无关的世俗生活景象中呢?由此,我们真该感谢赵利文!不惟西安市民,因为这些照片也是整个中国八十年代城市生活的缩影。


“记忆是牙齿掉了留下的豁口,总让人忍不住去舔舔”。


这是上海诗人王小龙写于八十年代的诗句,我愿引于此,作为此篇影展序言的结束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