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间书店,可以改变一个社区

台中大雅忠义社区曾是一座老眷村,1949年大江大海的战争移民汇聚于此,让这儿成为多元移民村。随着老兵逐渐凋零、人口外流,彼时眷村的气息淡去,忠义村因其友善并且适合移民的机能和氛围,吸引许多新住民、原住民,让这里变成一个拥有多元族群的地区。如今,忠义社区有9个族群约500位的原住民,还有500位左右的新住民居住于此,闽客、外省、原住民、新住民共聚一村,这里是新时代的移民村。在这个移民村里有一间唤作“大家”的大家书房,有一个自称为“鼻青”的鼻孔贝特青年团,还有一个新生的“村籽”。


小珊

忠义眷村的在地媳妇,台中市市区的闽南人,嫁到忠义社区已有将近十年的时间,婆婆和先生是排湾族,公公是外省人,家庭本身就是一个小型的多元族群。

明宏

从小在清水银联眷村长大的台中清水人,早先在大雅市区的一个小型工作室上班,恰好老板是忠义眷村人,在老板的推荐下得知忠义眷村的存在,其后发现这里跟自己小时候居住的眷村环境很像,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于是抱着一种思乡情绪加入了村籽。

巧克

从屏东来的排湾族,自身想要更多了解原住民和眷村文化,看到网络上公布招募原住民的项目计划,抱着接触一下其他地方原住民和其在地环境的想法参与了这个项目。

小荭

隔壁村的居民,参与了大家书房从无到有的全过程,是鼻孔贝特老资历的志工,也是村籽团队的联合发起人。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141.jpg



采访期间的 “村籽”成员,左起:巧克,小珊,小荭,明宏


Local本地:可以简单说下最初是怎么关注到台中大雅区的忠义社区的吗?


村籽:2006年,在台中静宜大学大众传播学系任教的奚浩老师正准备筹拍一部关于台中眷村的纪录片,他在进行田野调查之后发现,台中原有的134个眷村里,只剩下不到5个,而这仅存的几个眷村中,尚未遭拆除且还有人居住的,则只有位于台中大雅区的“忠义社区”。

在实际接触过忠义社区和生活在社区里的居民后,奚老师发现这个村子的真实样貌并不是外界想象中的那般“没落”、“萧条”,反倒蕴藏着一些其他地方没有的当地特色。80年代,随着部队裁撤,忠义社区因为租金低廉而吸引许多经济弱势家庭迁入,最大宗的,便是都市原住民。忠义社区的汝鎏国小,全校约有70%~80%原住民族小朋友,且都来自不同族群,在全台也很难再找到第二个这样的眷村。可以说,正是忠义眷村的稀有性和独特性,让想要筹拍一部有关台湾眷村文化纪录片的奚浩关注到了台中的忠义社区。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150.jpg


Local本地:原本只是想要拍摄一部眷村纪录片,为何又诞生了进村开书店的想法?


村籽:奚老师希望能够把开书店当作一种驻村蹲点的方式,藉由开一间书店去认识更多生活居住在这个村子里的人,同时也希望能够以书店作为社区工作站,让独立书店走进连锁书店难以到达的角落,发挥独立书店“文化路灯”的功能。让昔日老眷村产生变化,更多的族群能够在此相遇,从而孕育出新的部落和新的文化。透过大家书店这个据点,号召更多人来为这个老眷村记录过去到现在的生命点滴。至少让更多人有机会知道这个眷村随着台湾发展而演变的历史,让外面的人看见忠义村,甚至能为了大家书房特地来到忠义村,感受忠义村。


Local本地:为何起名为“大家书房”,简单介绍一下大家书房吧。


村籽:大家书房,店如其名,就是“大家的书房”,2015年在忠义社区汝鎏公园旁开张。虽然登记为营利事业单位,但却很难看到任何营利机会,更像是一间社区公益书店。书店内贩售绘本、成长文学、社区与族群等相关书籍,同时也联动其他地方社团组织,为社区居民举办绘本阅读、写作等相关课程、与社区孩童们同乐。

在给书房取名子的时候,奚老师觉得如果把诚品书店比为霓虹灯的话,那么独立的小书店就像黑暗里的一盏路灯,所以最初本来是要将书店命名为”路灯书屋“,但后来觉得这个名字有点太骄傲了,好像要帮别人点亮什么一样,我们其实没有那么伟大。后来奚老师想到他开这间书店是希望村子里的人都来,是大家的书房,所以就取名为“大家书房”了,“故事在此,大家聚集”。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154.jpg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157.jpg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201.jpg


Local本地:大家书房所在的忠义社区是个老眷村,在忠义村能听到不少眷村人的故事,如何看待眷村与城市的关系的,又是如何看待城市化浪潮下,眷村的去留问题?

明宏:我是在台中清水眷村长大的,但因为都市更新计划的关系,清水眷村遭到城市化建设历史洪流的侵袭,被拆迁改建。之前我所生活的眷村群落仅剩下港区艺术中心对面的信义村,那里现在变成了眷村文化创意区,但已经没有居民居住其间,更像是一个大型眷村展览馆。

我觉得在城市化浪潮下,台湾各地许多眷村被拆掉,曾经生活在眷村里的人只能搬到新盖的高楼大厦里。在我看来,这是件令人扼腕的事情,因为眷村和城市存在某些相关联性,如果从一个时间轴的维度来看,早期眷村拥有别样的建筑特色,居住其中的人,发生在其中的故事,正是这些人事物的慢慢堆积,才会诞生之后的城市。

我从小居住的地方是清水的银联二村,跟忠义眷村相比,两者存在一些相同性,最主要的就是都充满人情味。但是两个眷村也有不同之处,银联二村比较封闭,居民居住得更为集中一点,但大雅的忠义眷村比较分散,而且忠义眷村有一个十分珍贵的点:忠义眷村位于清泉岗(机场)附近,在航道航站楼附近,所以短时间内不会面临拆迁或搬迁风险,还有人居住在里面,它就像一个活的历史,这也是吸引我来到这里的原因,我觉得很有必要去保留住以前的眷村文化,所以我才决定来到大雅忠义社区,帮忙做一些繁荣眷村文化的事情。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205.jpg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208.jpg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211.jpg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214.jpg


Local本地:忠义村又是一个融合了本省人、闽客、原住民、新住民的多元族群部落,眷村常住人口中原住民占比颇高,如何看待原住民文化,还有原住民与外省移民、本地人之间的融合共存问题?

巧克:因为自己本身就是从屏东来到这边的都市原住民,所以或许我能从原住民的角度来观察一下忠义社区里的族群共荣问题。在忠义眷村工作生活了近一年,我觉得眷村里的各族群(原住民、闽南人、外省人和新住民等)并没有很密集的融合,只能说是“部分融合”。

的确是存在外省家庭跟原住民家庭通婚的,那样原住民可能会跟外省人比较有交集,但如果是移民的原住民家庭,跟社区里当地的外省人或闽南人的交集其实并不多。各族群的生活状态更是各过各的,各族群之间不太有什么交流,大家通常还是找同族群的人交流。

或许是因为不同族群之间的交流沟通并不多,所以各族群之间不存在太多的矛盾冲突,如果非要说有,也是各个族群生活习性习惯和文化差异上造成的小矛盾。比如说某些居民的生活习惯对忠义社区的公共卫生环境或是一些公众秩序产生不太好的影响。还有一些小摩擦可能是因为原住民的天性或者说族群传统造成的,原住民跟其他族群不太一样,比较喜欢在节假日里聚餐围着篝火围炉跳舞“饮酒作乐”,但是居住在忠义眷村的原住民比生活在部落里的原住民要收敛许多,不会唱歌到通宵,通常到了一定时间就会结束,因为还是有考虑到附近居民,怕影响到他们休息。

当然族群融合也有正向的影响。比如说有些闽南人或是其他族群的人之前都不太了解原住民,相处得久了,他们会了解到一些原住民的习俗习惯或传统理念。如果不是共处一个社交圈就很难了解到,可能连跟原住民交集的机会都没有。反之,原住民也有更多机会可以去了解外省人的一些文化(很多体现在外省菜上)。多族群生活在一起,多多少少能创造出更多交流的机会。


(背景:申请这个计划是以一个协会的名义,协会是一个原住民相关协会,所以我们团队里刚好也有巧克这样的排湾族,在做的事情也蛮多是关注在地的都市原住民的相关议题。)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218.jpg


小荭:越来越多的原住民选择在不同城市的不同地方落脚,当然会产生很多族群融合的机会,不同族群之间产生生活上的摩擦或是衍生的一些其他问题在所难免,但透过日积月累的相处和了解,相信他们慢慢会找到一个平衡的方式,朝着正面的方向发展和衍生。忠义村就是一个多元族群的村子,这个村子有很大的包容性,即便这里生活着各式各样的族群,但还是一个很和谐、很共荣共存的状态。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221.jpg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225.jpg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227.jpg


Local本地:听说忠义村里有一群自称“鼻青”的志工们?可以为我们介绍下何为“鼻青”吗?


小荭:就像上面提到的,忠义社区里有不少原住民家庭,通常来说,这些外来的原住居民家庭的家庭环境没那么富裕,家庭资源比较缺乏,从而产生家庭儿童教育的问题。我们能很明显感受到,忠义村相较于其他临近村落,有着高比例的高关怀孩童,在较为严重的家庭教育问题,许多小朋友的背景是隔代教养或是父母离异。小学生天真可爱,但一上国中,有些孩子就被外面诱惑走,不再回来了。随着孩童年龄的增长,孩子和亲人之家关系的疏离,行为上产生的偏差,这些现状让忠义社区内儿童青少年的教育问题显得极为突出和迫切。

好在忠义社区内有当地教会“圣洁会”,教会人员很重视忠义眷村孩童的教育问题,长期关注社区孩童的课辅和教辅。教会的传道和牧师会在小朋友下课后把小朋友接到教会,陪他们一起写功课。也不光是课辅,周一到周五,固定陪伴小孩写功课,从桌游到攀树、市集、烹饪、食安环境....

当初在大家书房成立时,教会恰巧在整修,原本教会内的课辅教室无法正常使用,教会的传道跟奚浩老师借用书房的空间作为课辅教室,小朋友下课之后会到书房写功课,但考虑到教会仅靠牧师和传道两个人带十几二十个小朋友,人力和精力十分有限,于是奚老师透过网络的方式,在网络上募集到一群课辅的哥哥姐姐,这些志工的组成大部分来自临近的学校,像是东海大学,静宜大学的学生。

这群志工就组成了一个青年团,团长(廖玉杰)是隔壁村的伙伴,他帮这群志工取了个名字,叫做“鼻孔贝特“,英文意思是become better,所我们总是笑称自己不是“文青”,而是“鼻青”。以静宜、东海的大学生为主,起先都是一群年轻人,但后来也有吸引到一些在地的稍微年纪大一点的中鼻青,或是退休人士的老鼻青,各位鼻青都来自不同行业,有自己擅长的领域,因此鼻青团队的人员组成比较特别和多元,我们也并不是一个很制式化的团队。

鼻孔贝特青年团的鼻青们,出于对土地的信任与爱,对人的相知相惜,希望能够在忠义村里,跟着孩子一起成长、一起学习、一起变得越来越好,陪伴在孩子身边,以孩子高度看世界,用孩子的眼光,照顾他们直到他们可以照顾自己。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231.jpg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234.jpg

Local本地:大家书房和鼻孔贝特志工都很重视忠义村里儿童青少年教育的问题,特别是对孩子的关注和关照,为此,你们进行过哪些努力和尝试?效果如何?


小荭:我们更多是透过“体验教育”和“探索教育”的方式,陪伴社区小朋友的课后时光;除了课业辅导之外,每周三下午还设计了“主题课程”,带着小朋友一起认识忠义社区的故事、了解自己的家。

寒暑假的时候则会规划些别的不一样的体验教育,尝试做一些会让小朋友感兴趣的活动来带领他们。比如说带领小朋友一起规划一场到北部宜兰环半环岛的旅行。这场旅行的特别之处在于从一开始的行程规划,到旅行中各个环节的进行,都是由小朋友主导的,由小朋友自己查资料、自己讨论、再自己去完成这趟旅行。以至于在其后的旅行中,我们和小朋友互换了角色,小朋友们成了导游,鼻青变成他们带领下的小队员。又或者之前举办过的“小孩市集”,我们邀请小朋友一起办了个由小朋友发起的市集,从前期摊位规划到摆摊设计还有整个活流程动的进行,都是由小朋友来主导。我们就是透过这样的方式,跟着小朋友一起学习,一起成长。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237.jpg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239.jpg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242.jpg


Local本地:从今年一月起,大家书房里诞生了一个新的团体“村籽”,听说团队旨在推动“忠义眷村”在地文化,可以更具体为我们介绍一下村籽吗?

村籽诞生于2019年1月,提倡“老村,新种籽。”是一个由四位年轻人组成的团队,团队成员盼着在忠义这个老眷村,做的每一件事情、与人相遇的每一份连结,都像一粒粒洒下的种子,这种子会长成什么样,任谁都说不准,但他深信在耕耘的过程,是需要细心灌溉的。广义来说,村籽以“社会设计”为方向,透过设计推动忠义眷村在地文化,这里指的设计涵盖了平面、产品、活动、体验、整合资源等由社区为主体延伸的发想与行动。简单来说,就是希望透过具体行动,让忠义眷村的好,被更多人看到。

具体的经过就由村籽计划的申请人(俗称专案经理)小珊来做说明:

小珊:我是从台中市嫁到忠义眷村的闽南媳妇,婆婆和先生是排湾族,公公是外省人,婆婆是族语老师,在跟随婆婆为社区原住民小朋友教授族语和在地母语的过程中,我接触到了社区工作和孩童教育,于是开始关注到这个社区,进而想要为社区做更多的事。从大家书房产生到现在,其实鼻青组成中占比最高的是在校大学生,而且大部分都是外地学生。外地学生占比高会产生一个问题,那就是当学期结束后他们可能就会离开这里。于是我开始思考,是否有某种方式能够让一些人长期留在这边,定期做一些事情,不管是陪伴孩童,还是帮扶在眷村内的居民,满足他们的一些实际需求。

后来有人提醒我可以试着申请劳动部的计划,借助政府的力量,让一些人能够长期留在这边,在为社区做事或带来改变的同时,也能拥有一些固定收入。在申请报告成功通过后,我们想要先成立一个团队,再用盘点和调查的方式去了解忠义社区居民的需求是什么。在给团队取名的时候我们想了很久,最后决定采用“村籽”这个名字:村子里面装的种子,村庄种子,我们想要用一个年轻人归零的心态,重新去了解这个社区的需求,去重新知道该如何为社区做一些事情,因此诞生了村籽,“村籽”顺利于2019年1月1号在忠义眷村大雅书房内诞生,并且开启随后一连串的精彩故事...

虽然村籽刚成立一年,但已经在社区里办了很多活动,我们不是为了活动而办活动,而是希望用更为活络的方式,创造更多机会来认识生活在这里的居民。在此之前,我们并没有太多机会接触到他们,但是透过一系列活动的举办,透过这些人与人的接触,让我们有机会去认识更多的居民,重新跟他们聊聊他们在这个社区里发生的故事。而且我们这些年轻人,在文字编辑或行销上有一定的经验和资历,我们有我们特有的能量在。虽然我们身上或许没有他们那么多丰富的故事,但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专长,将这些故事,将居民身上所具有的比较特别的人文价值或者他们的文化,用多种方式进行记录和保存,让这些能留在这个社区里,让更多外地人有机会认识这个社区,从而知道这个社区所蕴含的珍贵的文化内涵,这件事情对我们来讲,其实是蛮有意义的。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246.jpg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249.jpg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252.jpg


Local本地:虽然刚成立一年,但村籽已经牵头举办过很多有趣的活动,可以简单介绍下举办过哪些活动吗?

小荭:其实蛮多的:“村籽净村日”、“移动的滋味”、“忠义小旅行”、“忠义共好生活节”等等。

拿忠义小旅行举例:有一期是由小陶老师所带领的静宜大学社工系学生们及三位来自柬埔寨窰匠生命事工的社区工作者发起的。希望用轻松的方式和学生们分享社区工作,认识村籽团队所做的事情。于是设计了一场忠义小旅行。“找到一个村里的故事,好好去听,想着和自己人生的共鸣和关联。”;“找到一位村民,问他认不认识‘大家书房’,说说他印象中的大家书房。”;“找到村里一位年纪超过八十岁的爷爷或奶奶,聊聊他/她的故乡来自哪里?”‘“在村子里,用手机拍下一张自己很喜欢的画面,下一个标题。”;“找一个村子里,舒服的角落,好好放空15分钟。”……有别于平日里的导览,邀请学生们来一场50分钟的小旅行,透过几个方向去认识忠义社区,让大家自己去发现忠义社区的种种,然后围圈坐在树荫下分享着在这趟小旅行中的观察与感受。

而随后的“忠义共好生活节”活动则是由东海、逢甲大学的专业师生,联合村民将荒地改造为景观空间后的成果。忠义社区里有块小荒地,社区居民自己动手清理,东海大学豆爸带领着一群学生园丁进场,整地学有机种植,荒地变成了有机小园;随后逢甲大学建筑系师生登场,对这块有机小园进行“集物造景”,小农园长出地景艺术;然后静宜大学的学生策划“共好生活节”,集结社区内外热情,大家来一场音乐美食知性聚会。生活节举办当天,现场有坝仔啤酒、吉他演奏、酸辣粉、越南春卷、原住民美食吉拿富...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256.jpg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259.jpg


Local本地:老眷村并不是什么观光景点,吸引的多是文史研究工作者,但近年来也吸引了愈来愈多台中高校学生,逢甲大学、静宜大学和东海大学不少系所的同学都愿意走进忠义村,与土地、村民、历史对话,这是你们所期待的吗?
小珊:有学生来到忠义社区很好,我们也很乐见。不管他们来这里的初衷是为了完成学校老师布置的报道作业或是本身对社区营造感兴趣,我们都很欢迎,也相信老师其实是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可以接触更多的文化体验。在我看来这是相辅相成的:村籽团队在学生和居民之间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相当于中间的媒介,保持中间立场。因为部分学生进驻社区后,虽然初心是想帮助居民解决一些问题,但也存在考虑欠佳不成熟,采取的动作给居民带来本没有必要的困扰。或者说在还不了解这个社区的情况下,避免学生做一些可能无意中造成社区资源消耗的事情。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301.jpg


Local本地:大家书房刚经过五个月的店休,才重新登场,在推文的最末,跟大家畅想一下关于“大家”的未来吧。

小珊:虽然大家书房店休,但是村籽一直在运作,我们还是有在持续做我们该做的事情。反而店休对于我们来讲,少了一个营业,我们刚好有机会在内部做更多盘整的动作。我们觉得大家的未来是做单纯的社区小旅行体验,还应该包括在地导览、食农体验、原住民文化和社区营造。我觉得最主要的是从社区设计的角度出发,用设计的角度为社区做点不一样的,让我们对忠义社区的环境、人文、文化或者是老屋,有一些更好的助力,就像现在很多的老屋改建项目和环保进村项目,我觉得社区工作跟环境还有家园是环环相扣的,所以希望未来能更多地用设计的角度来为这个社区做更多事情。
明宏:关于大家的未来,我希望不管村籽能够在这边几年,多久,多长都没关系,我们要专注于当下,去做更多的事情。我一直觉得我在忠义社区遇到的每个人都是社区工作的起点,这句话是我一直在讲的东西。因为我每到一个新的地方,遇到新的人事物,都是能够带给我不一样的启发和想法。我希望可以在这边认识更多的阿姨叔叔伯伯,因为我觉得人情味是个可以串联起许多故事的东西。虽然清水眷村已经被拆迁了,但是曾经生活在那个空间的人,都会去回忆曾经发生在那里的事,然后每次见面都会去聊以前的那些事。假设如果我能在忠义眷村做到这样子,多年之后回忆起来,村籽做过哪些有趣的事情,很开心很快乐,可以找到过往的回忆,就很有成就感了。
巧克:一开始是抱着好奇的心态过来,想要稍微改变一下自己的想法或心态。来到这边以后,在跟当地居民的聊天互动中,感受到忠义村特有的人情味,不管是跟邻居的交谈,或者是办活动时的接触,那种感觉都还不错。跟以往我在都会区或是市中心工作时的感觉很不同,那种可能只是为了工作才跟人交集,不是说因为真心在跟当地人做交流。所以来到这边一年,自己的心境多多少少也有一些改变,但又因为这个工作跟我以前从事的行业很不一样,所以对自己而言是一个挑战,希望未来自己能做出更好的改变吧。
小荭:2015年到2018年,我一直在奚老师的带领下,不管是大家书房还是鼻孔贝特,我都在接触到不同的人事物。2019年却有点特别,不一样的是我们在做社区工作,可是我们变成了村籽。因为有前面在大家书房跟村子里的人相处的累积,变成日后的养分,即便在做计划时面临一些kip的压力,但是还是会提醒自己不要为了办活动而办活动,或者是为了计划的明目,去进行一些非必要带给社区的事情,而是真的真心诚意的去认识这个社区,认识这里的人事物,去思考我们能给社区什么,我们可以在这里做些什么,也透过这一整年,团队不管是在跟居民的相处,或者是我们实际在这边的生活,我感觉大家都蛮多收获,也学习到很多我们在以往工作上面不同领域的一些事情,对我们而言都是一个很棒的经验。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304.jpg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307.jpg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310.jpg


采访后,我们在“村籽”的网页上看到这样一段话:


“最近,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或多或少受到疫情影响。

但我们相信,事情总能找到不同的面相切入。近日,我们运用更多时间进行社区资源盘点及内部建置,手边正在进行社区手册的编制、导览影片制作及“移动的滋味2.0”企划等。

最近花了许多时间与在地店家及村民访谈,很喜欢这样实际深入在地的感觉,从互动的过程挖掘从前未认识的部分,激发更多对社区的想象。

或许疫情到来像是一个引子,触使我们放慢脚步,思考疫情之于我们,让我们能以更缓慢的心境去检视生活。

下图为我们正在制作中的《Chewing忠义》手册其中一隅,我们自己好喜欢,所以迫不及待想先和村友们分享。

村暖花开,邀请村友们有空来村子走走。最后,祝福每一位村友,在这样的时刻里,身心平安。”

微信图片_20201103112314.jpg


接受采访的“村籽”成员,分别是小珊,小荭,明宏和巧克。现在,“村籽”又增加了几位新成员。


佩仪:静宜大学大众传播系毕业,是奚浩老师的学生,也曾于学生时期于书房当过小店员,对于忠义社区有一定的认识。对社区工作有兴趣的她,

毕业后加入村籽,期盼在这里深耕,将来有机会也希望回到自己的家乡云林虎尾延续想做的事。


小宝:是忠义在地人,偶然在一次初访大家书房时认识村籽,深受村籽在做的事感召,又当时刚好看到在征伙伴,于是那天从书房离开的晚上,就毛遂自荐写信给大家书房应征。


殊凡:毕业于东海大学社会系,于大学时期就因课程缘故接触忠义社区,同时为圣洁教会课辅志工姊姊,对社区工作有兴趣的殊凡,在毕业应征村籽伙伴,和佩仪一样同为应届毕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