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书籍搭建的小人国

每日更新的书与微观世界
   

视频拍摄制作: @绳子的独白   首发于: Local 本地


如果你爱书,你会享受被书环绕的感觉。试想哆啦A梦从口袋中掏出“缩小灯”朝你身上一照,身体被缩小的你,跌落进一个接续一个由不同书籍和场景构筑的微观书世界中,你会期待怎样一场“书之旅”或“书之冒险”?或许,透过擅长搭建微观模型场景的绳子先生的手,在他的阅读牵引下,你能收获一场不曾料想却难以忘怀的书旅途。跌落吧,一起看看这个微小却充满力量,饱含思想的书籍小人国。

绳子


Local本地:先介绍一下自己吧。

绳子:大家好,我是绳子,这个名字可能大家会觉得有点奇怪,其实是因为绳这个姓氏比较少见,在生活里身边的朋友基本都叫我绳子,后来在网络上大家也自然而然的这么称呼我了,我想干脆就一直用这个名字来介绍自己吧。因为非常喜爱书籍,也为微观模型所营造的微缩世界的治愈力而感动,从去年开始,我试着将书与微观模型相结合来搭建场景,然后拍下照片分享到社交网站,以这种方式来表达我对书籍的想法与感受,同时也可以向大家推荐我喜爱的书。很开心这次能有机会在Local本地的平台上和大家聊聊书与微观世界背后的故事。




微信图片_20200424174107.jpg


Local本地:为什么会想到将“书”与“微观世界”进行结合来创作?

绳子:我想和大多数了解微观世界的朋友一样,在很早以前,我看到了日本的微观艺术家田中达也的作品,他以精致的模型搭配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的物品,用比拟的方式表现出了一个化平凡为神奇的微观世界,那种非凡的创造力和把现实世界缩小后所产生的治愈力深深的吸引并打动了我。

后来某天,我看到自家书房书架上排列着的书籍,想到有那么多作家笔耕不辍,突然也想自己动手试试看,以微观世界的方式来向他们的辛勤付出致敬,于是,我的第一个作品“字字皆辛苦”便诞生了。



Local本地:每日创作的灵感来源是?如何选择主题?

绳子:日更对于我来讲也是一种自我挑战,想让书与微观世界成为我的习惯,在今后能一直进行下去。

至于灵感的来源我想是多方面的,有些是来自于平时的阅读积累,读书时所领会的一些道理和我认为领悟到的作家想要表达的感受,基于这些,再以微观世界的方式把它们表现出来。有些则是很偶然的,比如我在自己的书架前选择下一本想要看的书籍时,突然被其中某本书的名字或装帧吸引,马上把它从书架上取下来搭建出一个场景来拍摄,这种“巧遇灵感”的情况也有很多。至于内容的主题与顺序大多数是随机的,但所拍摄的书一定是我喜欢或感兴趣的。

Local本地:会有灵感耗尽,不知所措的时候吗?

绳子: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这种感觉。但会有不知道下次要拍什么书的时候,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我就会到书架前看看陈列在其中的每一本书,很快就能得到答案。

在我看来,创作最重要的是要相信“灵感”,相信“灵感”本身是不会枯竭的,正如浩如烟海的文学作品本身就凝结着巨大的能量,它包含着无数人的人生、思想、爱恨和抉择,最后以文字的方式呈现出来,让我们每个人都有机会与之交集。我想,依靠着文学这眼源泉,我就能一直拍下去。



Local本地:您大多数的作品是看过某本书之后才开始创作吗?

绳子:其实主要分为两种情况。如果是一些已经出版很久,或是非常著名的文学作品,一般会读过之后再来做场景,因为同样读过这些书的朋友会相对多一些,而且有很多是因为书中某段文字打动了我,才以此为契机想到的场景,在阅读后我再来把它实现。

像一些新出版的作品,我会稍做了解,觉得很感兴趣的话,会凭借对书籍内容或封面的第一印象,直接进行制作,感觉这样更可能与同样初次见到这本书的读者产生共鸣,能饶有兴趣一起共读一本书的感觉。

Local本地:完成一个微观模型大致需要多长时间?

   

绳子:一般先有大致创意后,我会首先在脑海中构思好要制作的场景。如果我现有的一些模型素材刚巧与我想做的内容非常契合,只需要搭建场景拍摄下来就好,这样就不会花费太多时间。我没有具体注意过,大概三十分钟左右应该就能完成一个场景。

但有些是和现有素材不相匹配的,那就需要自己改造和上色了,包括有些作品会涉及到一些建筑模型,需要拼粘制作,那完成这个作品可能就会需要几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为了有更好的素材与书结合,平时我也会有收集模型道具的习惯,然后静待那本需要它们的书出现。


Local本地:您很喜欢村上春树和太宰治,他们对您的影响在于?

绳子:这两位都是我非常喜爱的作家。关于太宰治,我非常喜欢他敏感的内心与洞察力,甚至感同身受于他文字中写到的其实只是程度不同但人人皆有的痛苦。不过,我觉得在大家注意他堕落颓废的一面的同时,他也一定秉承着某种坚定的信念与坚持在写作,不然也不会成为一代文豪了。

而喜爱村上春树的原因,可以用他书中的一段话来表达:“我的小说想表达的东西,我想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简单地概括如下:‘世上所有的人终其一生,都在寻求某个宝贵的东西,但能找到的人不多。即使幸运地找到了,那东西也大多受到致命的损伤。但是,我们必须继续寻求,因为不这么做,活着的意义就不复存在。’”     




我想很多人都会与我有同样的经历,尽管原因不同,但人生中总会有某段昏暗的时光,即不能为人所救,也对自己无能为力。在这时也许会逃到书籍中去,向书籍寻求理解与希望,并以此支撑着自己走出那段日子。我想太宰治与村上春树对于我的意义正在于此。


Local本地:曾经因为微型模型的创作,发生过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绳子:确实通过书与微观模型认识了很多的朋友,无论是生活中的爱书人,还是书籍相关行业的从业者,这些缘分都让我非常珍惜。这里说其中一件让我非常难忘的事吧。我曾经制作了日本作家平野启一郎先生的两部作品:《剧演的终章》与《何为自我:分人理论》的微观场景,后来平野先生看到了这两张照片,在他的twitter上转载并介绍了我。通过书与微观世界的照片超越国别和语言,与书籍的作者产生了互动,真的非常非常开心。

正像大江健三郎在《读书人》中说到的那样:“只要发现自己的第一本书,你便可以由此延续下去,从而创建成一个平台。在此基础上,如果能够拥有这些书召唤而来的其他书籍就更好了,你甚至可以因此而等候着那些书为你召唤而来的相关人士。某时,那些人就真的会作为师长作为朋友出现在你的面前。有了这种感悟方式,有了这种好的想法,在这过程中,借助那些好书,你所想象的那个不可思议的人物就会现身。”




Local本地:可以讲讲“书与微观世界”展览模型创作吗?

   

绳子:这个系列的模型在苏州九分之一书店和天书书店进行展出,这两个展览都是我与策展人,同时也是九分之一书店的店主—来自本册选书的选书师Jason合作完成的。在选书与布展方面,都由Jason与本册选书团队来担任,而书与微观场景的创意与制作则由我负责。

其中在九分之一书店展出的“小说餐桌”是我非常偏爱的场景之一,如果把一本书想象成一张餐桌的话,那么每个读者都将化身为食客,品尝着文字带来的世间百味。基于这样的想法,我制作了这个场景,而Jason选的这本书的书名正好是《小说餐桌》,与这个场景的立意相得益彰,这种愉快的合作也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我觉得这次展览的最大意义,是让“书与微观世界”得以从照片中走出来,有机会以现场实景的方式展现在大家眼前。此前觉得把这系列的照片放在网络上分享,是现今数字时代最直接也最便捷的方式,但当它以立体的实时景观的样貌出现在大家面前时,又会碰撞、产生更多的可能,将更为丰富的感观与互动带给读者,这也是一直以来我想尝试的事。









Local本地:从第一次与九分之一书店合作举办的“可以吃的书”实体店展览,到刚上线不久的“换一个角度看世界——绳子的微观书世界:治愈人心的小人国世界”线上展览。可以说说你对九分之一书店及它所在的双塔市集的看法吗?

   

绳子:因为我们并不在同城,这两个地方我都还未能亲自到访、体验过,是通过一些文字与影像介绍对其大概了解。对于双塔市集,我想它也是一个实验性的建设,有这样一个场地给人们去实践自己的创意与心意是一件非常好的事。

相比之下,与落脚在双塔市集中的九分之一书店的接触肯定更多啦,九分之一这个名字我觉得很有意思,引用店主的话说:“它的寓意是‘最小的书店’,通过分数形式量化空间构成,使之成为‘地方’的一部分,选书师以策展的形式从书店出发,用书籍‘连结’我们生活的空间、街区和城市。”我也非常赞同这个观念,我想每一座城市都需要一座好的书店,并不在于它的体量,而是在城市越来越现代化,在给人们带来更多便利的同时,也需要有这么一个地方,来温暖和连接彼此的心灵。

读库张立宪老师年前写了一篇关于书店的文章中还特地提到了九分之一书店,我想作为第一个将书店开进菜市场的人,选书师Jason用书籍来“编辑地方”的理念非常重要,用编辑的思维让书籍在街区里外互相联动,而不仅仅做一个孤立的小书店。

还有,运营书店的人们,也是非常温暖与善良的。这次的线上展览也是九分之一书店的朋友提议的,想在这段疫情期间,带给大家一点治愈与暖心。如果真的给看了这次展览的朋友增添了一点好的情绪,我想我们都会非常满足与开心。

Local本地:有想过将微观模型形式扩散到非书领域吗,譬如用微观模型来再现一些已经濒临消失的城市街景或市井生活。

绳子:其实微观模型最根本的用途就是还原现实中的场景。这些以不同比例缩小的人偶与建筑,最常用于铁道、沙盘与大规模的城镇模型景观中。而与其他的物品,包括书籍来搭配,是在此基础上加入了比拟的方法,再深入想象而成的。比如几本书摞在一起,再辅以人偶与树木的模型,通过比例的差异,我们就可以把它想成一座大厦。我曾经也拍过一些书籍以外的场景,让微观模型与生活中常见的物品组合,让物品本身变得更加有趣。最近我也在试着让书+物+微观三者结合在一起,来做稍大一些的场景,这种组合可能更贴近我们平时随处可见的画面,再加上微观的表现形式,也许能给司空见惯的物品注入新鲜感。我想无论是书籍还是微观世界,它们与其他物品的互动都还有相当多的可能性等待着我们去探寻,有机会的话,我非常愿意与大家合作,一一来实现它们。


Local本地:你是如何看待“人与书”、“人与物”、“书与物”之间的文化形式和链接?

绳子:我想无论是纸质书还是电子书,都是一种载体,它们所传达的思想不会因为材质不同而有所改变或减弱,电子书的便利性确实更符合现代人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在不方便捧卷阅读的时候,我也会选择这种方式去读书。但纸质书做为能拿在手上的阅读的纸本,包括它的纸张种类、印刷、装帧与设计都融入了更多人的心血,传达更多的信息给读者,所以它总是会比屏幕上的文字更有温度。

比如日本装帧设计师祖父江慎,他曾经在书籍装帧方面进行过很多实验,从人性化与实用的角度出发,也不乏新鲜有趣的设计。印象比较深的是他曾经做了一本适合单手翻看的书,在用纸的硬度和两页之间的留白距离上都做了调整,哪怕在公交车上没有位子,站立时也能阅读。作为读者,真的会被他这么贴心的设计所感动。

而一件好的物品也应该是这样,在提供给人们它的基本功能之外,它也同时做为载体来传达和推广着一种生活方式。所以我非常感谢与敬佩那些认真细腻的做好自己事情的人,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才让物品周转的背后,有某种温情来链接着所有人的心。

Local本地:Local本地也出了一本书《市井西仓》,或许您可以为它创作一个专属微观模型。



收到Local本地寄给我的《市井西仓》后我马上读了这本书,除了以口述与文献的形式纪录了百年集市西仓的市景百态与烟火味道外,大量的影像资料也非常吸引我,看到摊主们为自己贩卖的货物写的一块块标牌,真想了解他们每一位背后的故事。基于这种感觉,我在书前也搭造了一座集市的一角,除了摊主与顾客外,在右下方加入了一位正在用相机拍照的纪录者,以此来致敬本书的作者与创作团队,为作出这本书而付出的努力,希望“本地”的朋友们能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