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墙,平行时空的入口

微信图片_20200424145142.jpg


微信图片_20200424145157.jpg


欧阳凡和李雪滢是初中同学,都在安远门里长大,两家只隔了一条街。在这里住了二十五六年,结婚后,他们离开了这里。


两个人都是摄影师,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重新登上了城墙,西北城角下的市井气让他们意识到自己深刻地热爱着小巷子里的生活。于是,他们开始了新的摄影计划。

欧阳凡
视频摄影师
微博@是欧阳烦


李雪滢
自由摄影师
微博@李宇宙喔



Local本地:简单介绍一下你们自己吧。

欧阳凡:我们是一对摄影师couple,一个拍照、一个拍视频,都是安远门里长大的孩子,对于西安的热爱是与生俱来的。
很喜欢拍老城。在繁华都市的背后,老城的市井生活就好像平行时空一样的存在,往往在背街小巷中才能捕捉到一个个幸福的小瞬间和延续多年的生活方式,这也是一个城市最有魅力的一面。



Local本地:为什么想要拍老城?

欧阳凡:最开始是因为我家周围要拆迁了,是北门里到小北门的一片很大的区域。就想回来,再去记录一些东西。可能对于没在那里生活过的人来说,不会有太多感觉,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却是有很特殊的意义。



微信图片_20200424145214.jpg


微信图片_20200424145217.jpg


微信图片_20200424145219.jpg


顺城巷是围着西安城墙一圈嘛,偶然的机会办了张城墙的年卡,没事上去溜一溜。









对我来说,安远门那一块的顺城巷,和其他部分的顺城巷不太一样,是很有生活气息的。我觉得那是一个很原始,很纯粹,很local的顺城巷。


Ouyang in Xi’an | 城墙之下


当时拍了两个方向的片子,一个是我从在城墙底下拍了要拆的那几条街。我就花几天时间,走走拍拍,了一些生活状态和一些让人觉得很温馨的东西。另一个是我在城墙上,用俯拍的视角,记录生活在这个区域的人们与城墙的关系。

微信图片_20200424145232.jpg




你会发现在城墙下面干什么的都有,什么年龄段的都有。那天天气特别好,有靠着城墙根写作业的小孩,骑着自行车路过的青年,拍婚纱照的情侣,拿着气球在散步的一家三口,还有遛狗的老人。




片子里一个在城墙下玩的小孩,我拍他的时候,他以为我的相机是把枪,对我说:“怀蛋!”,可能是河南方言吧,特别可爱。






城墙下生活的人们,在人生中的每个阶段,都跟城墙能发生非常多的联系。我爷爷、我爸爸、我小时候,一代又一代人,城墙真的就一直矗立在那里看着你。





那些老房子,拆了再盖就不会是这个样子。城市需要发展,拆完之后商业化了,周围都是商铺,老城里的年轻人要出去,去住在曲江高新。再想拍到这样的状态,可能就没那么多机会了。我就用我的视角记录了这个区域独有的一些魅力吧。




讲一个很小的细节。我在西安上的大学,有些同学是外地的,毕业以后又回来西安。有一次聚在一起吃烤肉,吃完已经晚上九十点钟了,沿着城墙边往顺城巷外溜达。




他们很惊讶,还会有这么安静的顺城巷。他们经常去的都是一些比较繁华的地方,或者是生活在南郊,都是高楼林立,没有见过这些小街坊,小邻居发生的一些事情。

Ouyang in Xi’an | 城北故事


城北故事表达的就是这样一种小的状态。




这么老的房子在这里,洗衣机在外头摆着,真的像九十年代的样子。


有鞋匠老爷爷和踩着缝纫机的老奶奶,还有我们特别喜欢的我们路口的一只叫金豆的小狗。还有家理发摊,因为要躲城管就到里头理去了。摆小摊的、修表的、放风筝的,在同一个时间内这个小区里发生着很多温馨的事情。





其实很奇妙的,就好像不同的时空交错在一起。那边全是高楼大厦,这边还是很传统的生活状态。我以前的同学、同事,来到我家这边,会说还有这样的早市吗,还有这样local的地方。



李雪滢:就像平行空间一样,你来到这里,是社畜逃离了繁忙的工作压力的那种感觉。


北门里头那个理发的还挺有名的,口碑非常扎实。就是在城墙底下,以前就是两块三块,就有阿姨或者那种可老的爷爷奶奶在那给可老的爷爷奶奶互相剪头,贼local。他们都穿这种白大褂在下面剪头发。


Local本地:被拍的人都看起来都很自然,不会被发现吗?


欧阳凡:我以前也有这样的错觉,觉得咱们西安人可能会有点难拍,但其实很多人是没有疑议的。只要你不太打扰他们,怼到脸上去拍,就没问题。我就是用一个小相机,后来把麦克风也去了,这样就更自如,可能损失一点声音的效果,但会减少很多侵略感。




保持一定的距离,观察就好。最重要一点就是敢拍,没拍上也不要后悔,还会遇到更好的。我还有一个小技巧,我会对着取景器去拍,假装我在拍照片,其实我在拍视频,大家就不会觉得有什么。



大部分人都真的没有问题,还有抱着孙子的老奶奶对我笑,跟我招手,让她孙子对着我的镜头笑。我觉得那些瞬间是快乐的,是非常享受的一个事情。



在拍的过程中可能需要不断地做心理建设,如果拍了一天啥都没拍下来,可能会影响你以后的继续拍下去的行为。这种互动就成为了拍摄中弥足珍贵的一部分,会让你有很大的满足感。当你拍到这样一个特别好的画面的时候,心情会是很激动的,就真的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


Local本地:会有题材上的偏好吗?


欧阳凡:我会拍比较local的东西,风格就是这样的。拍旅行短片的时候,我都会选择更加当地一些的出行方式,去拍一些不太一样的视角。


Ouyang in Bangkok|天使之城和俗世乐土


今年夏天,我们去泰国呆了半个月。在曼谷的时候,我有一天时间专门去坐他们最便宜的当地居民坐的交通船,从第一站坐到最后一站。




我在船上见到了很多僧人、海军,这些人是逛景点、坐游客船是见不到的。两块钱坐到头,两块钱再坐回来,一次一个多小时,就从曼谷的繁华到那种破落的小村子,一路看着它的变化。




我比较喜欢用固定镜头,还会收录一些环境音,音乐用的都是比较轻柔的,可以让人沉静下来。我希望看的人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在画面中的人和事,而不是去靠音乐或者转场去烘托片子的节奏,我想通过一些镜头去讲故事。

微信图片_20200424145411.jpg


Local本地:所以是打算做一个旅游博主?


欧阳凡:是考虑过,想拍一些旅游人文的东西,但我的重心还是在做片子上。也和外地的一些公司有联系,做做宣传片什么的,要养活自己嘛。



我去年拍这东西的时候,还想跟朋友一起,但是最后就剩我一个人了。搞创作就是这样,因为不挣钱,是纯粹地记录自己的东西。剪这个片子也比较费时间,得剪、调色,声音都是我一点点修出来的。这样的一个三分钟,大概需要三四天时间。



Local本地:拍西安和拍其他地方,有什么不一样?


欧阳凡:拍西安的时候会更有私心一点。因为你去其他国家或是其他城市一次也就几天,只能拍所看到的大的样子,或者在有限时间能找到的点。



但拍西安我就会找到更多的视角,可以拍更深一点的东西。随着年龄增长,也是因为有契机去拍这些,才有视角去观察。如果是10年前,我可能就不知道拍什么。现在,我就会抓住一些瞬间。



以后还会记录更多的东西,我觉得这是需要做的一点事情。不需要那么多商业化,本来就是很单纯的在记录,作为一名摄影师,我是会有这个责任感的。



李雪滢:其实是一种态度吧。无论是我第一次去的地方,还是我生活的地方,我想记录当下所看到的那些珍贵的画面,一直保持这种心情去拍我看到的东西,就会成为延续下来的一种摄影态度。贯穿下来,我是这样的人,习惯用这样的视角去看东西,所以拍出来的照片就给人这样的感觉。



其实我们两个的视角蛮像的,他拍视频的时候我拍照片。



我们最开始是一条街一条街刷过去的,在我们那一片区域。后来发现有一些街,虽然住在那儿,但是我不太常去,其实没有太多感觉的。最后选出来的就是我特别喜欢的街道,或者我特别有感的小地方。




这也是城墙望上去的,从城墙上拍到广仁寺的黄昏日落,广仁寺的屋顶是纯金的,阳光洒下来真的很美,我觉得西北城角是四个城墙角里最美的。





寺庙的沿上有延伸出去的小龙头,这是陕西唯一的藏传佛教寺。前头的小广场的区域上面就会有经幡,每个上头都是不一样的,色调实际会更加鲜艳些。







广仁寺旁边就是联盟巷,我拍婚纱的时候,有些顾客不是西安人,在西安上学,想拍有西安元素的照片,城墙就是大家的首选。南门下头经常看到有影楼在拍,但我就特别喜欢联盟巷拍,这里很小众。





只有这一条道有红墙,又有城墙,我喜欢带他们来这一块。本来是我的秘密基地,然后前两天去发现被影楼攻占了,我就好伤心呀,就是那种“秘密基地被人发现了,我以后再也不带人来了”的那种感觉。




虽然在城墙边长大,但上城墙的次数是屈指可数的,也没有过在城墙过一个完整的下午,在城墙上看日落的那种时候。你看到这种阳光洒下来的画面,就会产生“这是我家门口,我还贼骄傲”的那种感觉。日落从西边洒下来的这条小道,人很少,我觉得超chill的。



Local本地:你们的照片是不是都会后期处理一下?


李雪滢其实我后期蛮轻的,会让它更呈现出我理想中的样子,而不愿意去改变我看到它的样子。后期是锦上添花的,是更好的帮你去表达你想呈现的状态,我不排斥后期,不会觉得后期可耻。



颜色是有情绪表达的,暖色冷色是不一样的,就好像艺术家去选择他的颜料一样,前期的拍摄是基石,而后期处理则是一个更主观的表达。我心情不一样,调出来的照片就不一样。心情不好,我就会调得冷一些,心情特别好,调出来就阳光灿烂的。



有时候拍的时候顾客会问,可以帮我把阴天调成蓝天艳阳吗?我就会直接告诉他,不可以。摄影师不是魔术师,我觉得你们在一起的状态好就可以了,不必在意那天的天是不是特别蓝,太阳是不是特别好。



这条路现在的样子,我觉得最好看,就是我记忆里最干净的样子,我调色会让对比更明显,或者色彩更浓郁,但是这种光斑树影,从我们家路口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个样子。这个状态不是后期可以让它改变的。



Local本地:老城对于你们来说会是暖色的吗,感觉作品都挺清新的?


欧阳凡:阳光洒下来,我觉得是最佳的状态,在西边的联盟巷,你会看到路面上全部是这种光斑。




李雪滢:我觉得可能是因为童年在这里太美好了,我们家路口就在这里头,奶站的老奶奶,从我出生的时候她们就在那里,我们两个都认识这个地方。


这是小学里的雷神庙,还是文物呢。你看,拍本地其实是有选择性的。我心中有一个标准,我觉得哪些值得被纪念,然后我会刻意选择去多拍一些。



这是我家门口的天主教堂,一个粉红色的教堂,到了圣诞节就会给小朋友发礼物,从我们很小很小的时候一直发到现在。



这是我们小区的理发店,以前我爸就在这个里头剪头发。



以前我们俩总在我们家这个楼道口约会。当时就真的本着想记录下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的那种心态去拍的。



Local本地:拍摄之前会有一个计划或是预设吗?


李雪滢:我一开始会只想记下它好的样子,想把这种美好扩大化。但是拍的时候,总会有一些计划之外的,其实没那么美的东西。比如贴得乱七八糟的那种黑板上的广告,但那也是我当下看到的。那些瞬间、变化,永远都会比你计划的还要来得快。




我可能会有一个大致的计划,比如说当时我想拍几条街道,我一条一条刷过去。我的变化,是我在那条街道上当下看到的,我拍到了。




比如门缝里头放风筝的小孩,不是我计划好的,而是在我计划好的路上,看到的意外发生的事情。是一份小甜点,拍到这个真的很惊喜。不想错过,就是摄影的意义。



Local本地:随着年龄增长,你们对老城的态度有什么改变吗?


欧阳凡:以前其实没有那么深刻地爱这个地方。因为我只是生活在这里,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刚毕业的时候蛮浮躁的,没有静下心的这种状态去思考这些。现在经历的东西多了,看的东西多了,有时候出差一回来,发现还是家里好。




其实我觉得去年是一个很好的契机,仔细地观察,仔细地拍,越拍越发现这里的不一样。每次回来都会觉得很怀旧,会发现真的有很多的温馨时刻。可能当感觉要失去的时候,就是会更珍惜。



李雪滢:搬家之后才特别喜欢。其实也有一个会让我一直回到那里的原因,当别人让我推荐能代表西安的或者是那种私人珍藏的地方,我脑子里第一个能想起来的地方,就是这边。没什么特别的,不是我超爱我家的那种,就因为它就是你的第一选择。



当我仔细观察之后,我的想法就没有那么具象了,都是一些很小的点。比如我们家路口那只小狗,我想到拆了以后,它们也搬家了,以后再也见不到了。我就会有那种快要失去了,才会珍惜这个地方的感觉。



是一种情怀吧,虽然情怀被说烂了,我就是本着不管好呀坏呀破啊旧啊,想记下来这儿在我脑子里的样子。如果我今天不去,明天一个推土机把它扒了,我肯定会后悔的。



Local本地:理想中的老城区是怎样的?


欧阳凡:我当然希望城市会不断发展,但是也希望有更多的有价值的老建筑被保留。能新老结合,做一些合理的规划,把城墙里边的区域能够利用起来。



有很多小时候回忆的东大街,现在真的是完全不一样了。以前爸妈带着我们从钟楼往东大街走,有衣服买,有大华包子、西安饭庄,现在都没了。华侨商店是一个非常好的苏式建筑,然后现在盖成了群光广场,当然可以说业态形式发生了变化,但其实觉得蛮可惜。



当然现在也做得很好,有很多苏联的老建筑,和平电影院什么的都在修缮。包括像永兴坊这样的东西,我觉得也是有必要存在的。老城的发展也要与时俱进,也要有一些商业化的东西,只是希望文化性的能够多一点。



Local本地:觉得自己跟这座城市是什么样的关系?


欧阳凡:我们身体里就流淌着土著西安人的血液,我有时会在很早的早上去吃泡馍,我会去西仓买花,小时候我爷我奶带我去,现在我还是会去。


我的生活方式、生活状态,都是彻彻底底的西安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这样子,我去外地,可能还是会先买个夹馍吃,是这样的状态。



Local本地:未来有什么计划?


欧阳凡:未来的计划是把这个题材完善。我也是在摸索,可能不是特别成熟。现在只拍了一个城角,我希望把它拍全,城墙一圈,还有不同的季节,把这个视角再扩大一点。成为一个城墙之下的大题材,有一个更长更完整的呈现。



其实有时候自己做蛮孤独的,如果能有更多的人一起构思会更好。因为我看到的东西其实也只是我看到的,是比较有限的,还是需要多跟人沟通。未来有好的机会、好的题材,我肯定会继续拍下去。






欧阳凡的老城好去处
莲湖公园
西仓
广仁寺
建国门老菜场

更多“老城新生”影像,点击图片阅读


©石昕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