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水一样,是这本杂志的哲学

岳麓山坐落在长沙市区里,和湘江平行延展,不面江的后山有着城市难得的清静与自然,《水象》(Be Water Journal)杂志的主编爱米如今就居住在这里。“以前谈到‘活在当下’,更多的是嘴上说说,但现在,在这个全新的阶段,我可以真切感受到活在当下的意义,现在真的会像水一样,保持流动。”


《水象》诞生有同样的意义。对于杂志人爱米而言,这是自己做杂志的新阶段,在经历多种形式追求后,她希望回归经典,关注优质的视觉与文字,创造属于阅读本身的杂志。


从创刊号“回应当下”到前不久出版的“移形换影”,《水象》围绕城市化、混合文化与科学技术等看似宏观,实则关乎当代个人生活的议题,在设计师、建筑师、艺术家等不同领域的实践回应里,为读者提供观察与反思的切口,关于未来可期的创作与融合,也关于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好生活。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04.jpg

爱米

「Be Water Journal水象」视觉文化平台创办人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10.jpg


Local本地:你会如何介绍《水象》?


爱米:读者的反馈推动杂志的概念变得更加清晰。我现在跟别人介绍《水象》,会说这是一本希望推动整个社会,甚至世界变得更好的杂志。我们关注推动正向改变的实践者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12.jpg
《水象》首期双封面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14.jpg
《水象》第一期封面及竖排版风格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16.jpg

《水象》第二期中英文封面


Local本地:也就是你经常提及的“文化创造者”。


爱米:对,Cultural Creatives,除了设计师、建筑师等,这个群体涵盖很多人,练瑜伽、做茶和心灵修行等等,他们都拥有行动者的态度,有在身体力行地做些什么,有着相近的目标和价值观


“文化创造者” 的概念我从香港杂志《Magazine P》获知,后来专门去读相关著作,由社会学家Paul H. Ray和心理学家Sherry Ruth Anderson共同撰写的《The Cultural Creatives: How 50 Million People Are Changing the World》


他们的研究显示,至1985年,美国至少有5000万的文化创意人群;而截止2000年,欧洲有8000~9000万的文化创意人群。在中国,这个人群同样在壮大,很多城市开始有农夫市集、读书会、茶道班等,大家在衣食温饱解决的情况下,越来越注重身心,寻找身心平衡,开始有了内向回归。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17.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19.jpg

《Magazine P》


Local本地:为什么他们值得被观察和记录?


爱米:因为他们正在做的事情很好,这种“好”自利利他,值得欣赏。除了关注自身身心平衡,他们同样关注社会,通过自己的实践获得滋养后,愿意将积极的部分反哺社会,创造与社会的连接。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21.jpg

Local本地:杂志名“Be Water”希望传递什么?


爱米:“Be Water”来自李小龙的采访名言,“Be Water, My Friend”我们希望借此表达一种状态,流动、包容的,像水一样的状态。文化创造者群体其实很大程度上就是这样,他们多元化,愿意用开放的态度接受新鲜事物;同时也有流动的心理姿态,不激烈,不偏执地创造自己想要的世界。


这种流动的状态对现在来讲更加重要,因为物理程度上,大家现在可以方便地经常移动,当然也有互联网的影响,不管在哪里,大家都可以产生不同的交流和交互。我们的身体或者精神自如流动,不会执着于某个地方或理念。对于杂志而言,可能现在是这样的呈现,两年后或许就有不同的想法和做法,完全活在当下是我们的基调。

Local本地:“回应当下”到“移形换影”,杂志的主题如何“流动”


爱米:第一期主题“回应当下”更侧重与社会产生连接的内容。此前,创造性内容更多侧重在一个小我的世界,后来我慢慢发现,周围的朋友开始去尝试相对不小我的东西,好像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大家意识到了与社会的连接。比如拍摄日本震后生活的摄影师Patrick Tsai,拍佛塔的摄影师林舒,都是在用作品回应当下社会,这个主题由此产生。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22.jpg
《水象》第一期 // 林舒:虚妄塔相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24.jpg
《水象》第一期 // Patrick Tsai:Talking Barnacles,东京震后日记


到第二期谈论数字技术,回应当下,与社会连接的内容变得更加明确——关注当下深刻影响人们生活的技术。比如采访戴锦华老师,是希望探索数字技术如何从社会层面影响中国以及全世界;还有荷兰设计师、艺术家Daan Roosegaarde,了解他如何因为中国的雾霾天气开始关注自然资源与环保议题。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26.jpg
《水象》第二期 // 在技术革命下,固守「人」的疆界:戴锦华 | 学者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28.jpg

《水象》第二期 // 诗意科技,重塑未来价值观:Daan Roosegaarde | 艺术家& 社会活动家


未来的第三期我们会谈论“自然”,关注当代人与自然的关系这个点,包括目前全球气候的改变、食物和生态平衡等。所以,不论是第一期谈论城市化/现代化所带来的改变,还是第二期谈论科技带来的改变,又或者第三期的自然,主题在不断递进的同时,都与当下大家生活的变化息息相关。我们希望去认识这些变化,主动去应对,去改变。


Local本地:展开讲讲第二期《水象》关于科技的讨论吧。

爱米:第二期探讨数字科技的主题是“移形换影”,完全从我们当下的生活出发。在中国,数字移动支付如此普遍,我们的衣食住行严重地和手机绑定在一起,甚至以后乘坐地铁可以刷脸支付;我们每天都看着不同的屏幕,从手机到电脑,算法开始替代人来做决定......这种种迅速的改变到底意味着什么?我们想通过一个专题去探讨这些。所以,我们采访了一些采用前沿科技的设计师、艺术家和建筑师,也邀请学者,甚至方丈从佛教等不同角度来解读。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31.jpg

时间之河:Hibanana | 创意视觉艺术团体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33.jpg
一位信仰技术进步和创新的「新卢德主义者」:朵宁 | 建筑师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35.jpg
当数学与哲学交汇之时:张周捷 | 设计师 & 数字艺术家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37.jpg


Local本地:《水象》以访谈为主体,访谈内容如何回应主题?


爱米:每期的主题并不提前预设一个杂志的立场,而是通过采访和组稿,展开开放性的讨论。如刚才所说,第二期主题“移形换影”是谈论数字科技等新技术给生活带来的改变,这样的选题相对首期更加明确,但在杂志成型之前,我们其实并没有一个答案。

接下来的第三期,我们的疑问将会是自然,生活在今天的人,与自然的关系是怎样。但我们也会加入一些横向的东西,请专业人士写一些剖析性的深度评论,丰富杂志内容。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39.jpg
Be Water Journal网站,聚集创意人访谈和观点,更多杂志之外的采访内容借此呈现。

Local本地:长时间跨度,比如一年这样的采访会有哪些不同?


爱米:其实时间花费很多,但是你花的功夫,最后的成果看得到,读者也可以感受得到。追踪创作者一年的变化,没有固定采访时间,隔不久聊一下,或者碰面,结束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可以为他们做个展,因为对他们的作品特别了解。


相应的,采访的素材非常多,可能十几万字,我需要从中筛选,找到被访者的个人特征属性,也能发现我感兴趣的点。一篇采访稿子会被翻来覆地改写和删减,一边整理一边采访,有点像拍纪录片。

但时间跨度长也意味着其中会有变化的因素。例如第二期的服装设计师苏五口,杂志接近尾声的时候他的品牌项目或要暂停,所以要去回访,去看看他现在的变化和想法。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40.jpg
被网络标签化以后:苏五口 | 服装设计师

Local本地:所以《水象》是以文字优先的杂志?


爱米:也不全然。因为杂志的很多内容基于视觉领域,如摄影、设计和插画,而不是文学类的杂志基调,所以图片的呈现也很重要。但因为我是编辑出身,这也决定了这本杂志注重文字表达,一年一个主题,我希望《水象》可以成为一本需要阅读的杂志——读者不是翻两下、只看图就有收获,我们的更多精力在文字采写。

Local本地:你觉得《水象》区别其他独立杂志的地方是什么?


爱米:有的读者说《水象》一看就是做过杂志的人做出来的杂志。不是说非专业出身的杂志不好,而是我们有很明显的专业部分,我们的作者、编辑和记者都是资深从业人员,约片的摄影师也都服务过不同杂志。


其实原杂志从业人员自己进行独立杂志创作在国外很常见,这样的杂志在质量呈现上更专业,会更讲究采访、架构、图片呈现、排版和印刷。以我个人而言,做《水象》有很多基于过去做杂志的经验判断,从中也能激发一些新的东西。《水象》没有特别花精力在形式上创新,一方面是因为采访是经典的形式,另一方面是我觉得形式上如果太花哨,内容上或多或少就会容易被削减或忽略。每个事情都有它的核心和重点。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42.jpg

《水象》第二期封套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44.jpg

Local本地:此前国内的杂志经验会参考欧美风格,《水象》是如何做的?


爱米:其实2007年左右,我和摄影师编号223就曾经做过一本杂志,但当时的视觉风格,如你所说,特别欧美。但我也很想做一本此时此刻,来自于中国的杂志,所以在《水象》第一期,我们刻意地强调“东方”,例如使用竖排的文字。但我后来意识到,这些根源的东西其实存在于血液中,越是刻意强调反倒证明了我们的缺失,你无法否认我们实际上受到很多西方的影响。


第二期的内容放弃了此前的排版,但是仍然关注传统文化的再生。在一个地球村,《水象》基于本土,但又具有全球范围的思考,强调“整体的文化(Integral Culture)” , 由内而外关注地球与自身心灵成长,结合传统主义与现代主义,以创意的方式解决问题。

Local本地:会担心《水象》成为一种陈列美学,或者是精致的消费品吗?


爱米:其实不担心,就像我说的,我们文字内容充足,这决定了它不是从视觉上取悦你的杂志,不是消费图像型的杂志。如果它变成陈列也没关系,或许这是让更多读者关注到杂志的方法,像是某一个线索,通过这个线索,把那些喜欢阅读和思考的人“领进来”。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45.jpg

Local本地:你觉得《水象》会有读者门槛吗?


爱米:相对来说,有好奇心的人会更喜欢这本杂志。《水象》的读者群体其实很多样,除了创意行业的从业人员,举办活动时能看到参与者来自各行各业。除了对文化艺术内容感兴趣,他们的共同点就是有好奇心,希望通过阅读可以不断学习,也能从中寻找给予他们灵感和启发的东西。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47.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49.jpg



联合第二期音乐人谈斌,《水象》在北京、上海和长沙等地举行了实验性的氛围音乐会。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51.jpg

Be Water Journal 水象(简称BWJ)创立于2017年。BWJ以“人”为连接点,关注来自全球的“文化创造者”——他们踏实地进行创作与生活,在实践个人理想的同时,积极地对周遭的环境与生态、当下的社会议题,乃至族群文化、地域文化等,进行多样的回应与反思。

网站:bewaterjournal.com



《水象》第2期

TRANSFORMING   移形换影


通过对全球10位文化创造者的访谈,探讨当下的数字科技等新技术,与城市、自然、手工、人的关系,以及对创作、生活、社会之影响,并延展对未来世界的想象。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53.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56.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258.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300.jpg

《水象》第二期插画别册,作者张达


本期其他部分内容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302.jpg
地球旅行指南:谈斌 | 音乐人&设计师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303.jpg

林舒 | 塔记:正定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305.jpg

Dooling Jiang   | 侗寨探访手记:回归,先进


P.S.

《水象》首期全网售罄

二期现已上架

地址:西安市高新大都荟 D28   Localand 本地书馆

欢迎翻阅、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