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众的摄影书,和被热爱的摄影

2018年,无像工作室举行了首届“无像Photo-Zine摄影样书奖”,效果差强人意。比赛共收到来自79位作者的投稿89件,三名评选奖之外,前20名的作品还获得了在宁波、杭州等地的巡展机会。


在评选结果揭晓的文章里,无像工作室总结说:“如果从个人情感维度来判断,那么这些摄影样书都无需任何评价,相信它们终将成为每位作者个人创作生涯的重要节点。”


这个节点在无像工作室创始人倪梁看来有着更深远的意义:“让大家,尤其年轻创作者正视纸本传播的意义 ,引起他们对出版物的关注,这才是我们觉得这件事情有必要一做的原因。”


让摄影师了解摄影书形态的重要性,是倪梁自己一直在做的事情。2015年,无像工作室在他的家乡无锡创立。同样作为创作者,倪梁在纽约学习过摄影,也接触过大量影像编辑内容,面对国内热切的摄影书出版需求,他觉得这件事自己可以做,从独立影像杂志开始,尝试为年轻的国内摄影师提供更多纸质传播的机会。


这四年间,包括初期的5本独立影像志,无像工作室陆续出版摄影书和Zine共21本。


尽管如此,倪梁对摄影书的未来仍持冷静态度。艺术书展在过去两年井喷式出现,但摄影书的销量实则断崖式下跌,他不希望摄影书在市场面前成为一堆“废纸”, “我做摄影书的初衷并不是为了书本身,而是因为书对于摄影而言是重要的传播和观看形式,如果摄影书不再被接受,影像文化的传播是不是可以尝试其他被认可的方式进行,像《乐队的夏天》之于摇滚乐的传播,或许也是一种可能。”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018.jpg

我叫倪梁,

是一个独立摄影出版人,也是摄影师。



Local本地:2019年无像出版了哪些摄影书或Zine?


倪梁:《晚风》《第八天》《鵟KUANG》和《螳螂拳》四本。前三本是摄影书,其中214的《晚风》和高山的《第八天》都在计划范围内,鸟头的《鵟KUANG》是一个巧合的合作,他们的新作品有展览和推广计划,另外彼此的认可也非常重要。《螳螂拳》是无像工作室出版的第4本Zine。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025.jpg

《鵟KUANG》 / 艺术家:鸟头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027.jpg

《晚风》 / 摄影师:214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029.jpg

《螳螂拳》/ 艺术家王轩鹤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031.jpg

《第八天》 / 摄影师:高山


Local本地:214的《下河》和《下河²》   都是Zine的形式,《晚风》为什么作为摄影书出版?


倪梁:某种意义上 ,Zine和摄影书的主要区别是制作成本,前者轻量化一些,设计和制作要求不大,摄影师可以自己动手制作,让自己的摄影作品有组织的在书页上呈现,实现个体表达。而像骑马钉这样的装帧方式,也不太可能装很多页,所以Zine对作品的数量要求也小一些。


《下河》其实是无像第一次尝试做Zine,结果受到了大家欢迎,于是我们次年沿用Zine的形式出版了《下河²》,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下河》是未完成的状态,214在持续拍摄这个系列。


《晚风》的拍摄跨度大概一年,内容相对独立,使用的器材也是比较严谨的数码单反,从影像品质上更值得用画册的方式来展现,所以我们选择用摄影书的方式呈现。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032.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034.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036.jpg




《下河》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037.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039.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041.jpg

《下河²》


Local本地:如何确定摄影师的作品立意并将它们编辑成书?


倪梁:一般来说,成熟的艺术家和完成度较高的作品更适合做成摄影书。这样的艺术家往往都有明确的创作诉求,作品比较丰满,是完成的状态。摄影书的制作过程像是做菜,食材需提前备好,不会说编辑过程中临时增加或者调整素材。


在制作《鵟KUANG》时,鸟头已经对自己近期作品做了梳理,按照材料、创作手法和题材对装置作品进行了分割,包括他们的前后关系,是一个有思路的状态。《晚风》是214从家出发,从城市走向郊野的过程,这本书的编辑也是按照这个方向,但出版人会在其中增加自己的小心思,例如在画面中暗藏色彩的关系和细节的线索。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042.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045.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047.jpg

《晚风》内页


Local本地:出版人和艺术家想法会冲突吗?


倪梁摄影书某种意义上是艺术家书,所以一般会尊重艺术家自己的意愿,出版人只是辅助他们更好的呈现作品。有的艺术家本身擅长设计,有明确的意见和编排思路,比如鸟头,他们自己有设计经验,所以书籍内容的把控由他们来做,我们做的只是帮助他们进行纸张、装帧工艺等的选择。当然也有艺术家给出版人更宽松的空间,让设计师与编辑可以在呈现上做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049.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051.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052.jpg


《鵟KUANG》内页


Local本地:为什么好的摄影作品需要被印刷出版成为摄影书?


倪梁:实体书形态能够在物理空间传播。尽管互联网传播成本很低,但它的接收端固定,作品并不容易被看到;相反,实体书可以存在于不同场所,如书店、美术馆和展览现场等。同时,书可以相对永久的保存作品,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它一直是摄影作品首选的载体。


但是摄影书也从不是最完美的呈现效果。以《晚风》为例,214的作品被展示在灯箱上,这其实是感受艺术家创作最理想的方式,但是书很难实现这种效果,我们只能尽可能还原。无论是彩色摄影作品还是黑白摄影作品,从艺术收藏的角度,画册印刷出来的品质不可能达到原作效果,只能是非常良好的再现。

214《晚风》(点击观看视频

Local本地:展览对于作品的编排和摄影书的编辑方式有何异同?


倪梁和电影一样,摄影书其实也是按照从前到后的线性逻辑顺序,呈现二维的静帧画面。传统意义上,画册希望观者按照这样的顺序观看,但是打乱地翻开其实也可以接受,因为展开书籍,画面的对页其实也能传递一种关系。美术馆或者展览是三维的立体空间,尽管也有引导性的动线安排,但他们的形态更加开放。


Local本地:你如何看待市场上一些设计和形式更丰富的摄影书?


倪梁:其实形式丰富挺好,但是设计一定要和内容相结合。无像现在合作的艺术家更多采用传统的直接摄影,大多是单帧的二维画面,设计如果过多的话,会影响到画面的欣赏体验,所以我们做书的角度更简单,就是希望通过好的印刷呈现艺术家的作品。让设计退在后面,而不是让他们抢了作品的风头,这是我们的考量。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054.jpg
《偲偲》 / 摄影师:邓坚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056.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058.jpg

《Early Works》(普通版) / 摄影师:韩磊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100.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101.jpg


《Treevia》 / 摄影师:白令海


Local本地:怎样是好的内容和题材?什么样的作品值得出版?


倪梁:其实无像现在的出版可以说是我的个人喜好,我认可这些艺术家的作品,也觉得他们值得被更多人关注,所以就找到了他们。但我很难讲我喜欢怎样的作品,或许就只是拍得好。


拍得好坏与否不是一种主观评判,而是有一套评价体系。摄影看似是简单地框取,但其背后不仅仅具有社会学和文献性的意义,而是有着更为最重要的美学意义。而这只有在观者积累大量丰富的视觉经验后,一个相对完善的评价体系才会慢慢建立。就好像你吃过很多东西才能确定你真的喜欢吃什么一样。我们生活在影像爆炸时代,在这样的环境下,我曾经觉得如果作品固定在纸上,可能大家会对他们区别对待,但可能这个想法真的幼稚。我看过上千本摄影画册、上万张照片,也了解过几百位摄影师的成长经历,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经验,所以很多人感受不到我们觉得好的东西,这些东西也感动不了他们。


为什么会这样,我们可以回溯一下过去。国外曾经经历过纸媒的辉煌时期,这个阶段某种程度上是由知识分子和精英阶层构建,他们的价值观与审美有着金字塔式的结构,传播也是自上而下的。但中国没有经历这个时代,或者说很短暂,2010年后我们来到自媒体时代,每个人都可以说话,扁平的语境环境,使得对价值观、美学的评价方式更加困难。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103.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105.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107.jpg

《第八天》关于母亲与爱,入围2019光圈摄影书奖。


Local本地:但过去两年大量涌现艺术书展,这对于摄影书的独立出版是不是一件好事?


倪梁:尽管国内的书展看上去气氛不错,但是事实上,摄影书的销量并没有增加,甚至大不如前。2015年,国内的艺术书展特别少,几乎没有,但是通过微信公众号、微博等社交平台,我们获得了一些关注,传播的转化率也非常不错。这两年随着平台的增加,流媒体的涌入,大家的注意力被分散,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公众号文章阅读量的下降。


而且摄影书毕竟不是刚性需求,在书展上的价格也高于其他类型书籍不少,随着书店、文创空间等越来越多,大家对摄影书的兴趣也在下降,往往只看不买。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市场的积极反馈可能更多来自捧场和尝鲜的群体,并不是真正认同摄影书的价值。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109.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111.jpg

《无像V》
独立影像志是无像工作室最初进行影像传播的主要方式,可以同期刊载多位摄影师作品。


Local本地:面对这些,无像工作室接下来有怎样的打算?


倪梁:就出版而言,我们未来的出版计划应该会做较大的调整,独立出版是非常市场的行为,如果市场不认可这样的方式,这些摄影书不是就是一堆“废纸”吗?我做摄影书的初衷并不是为了书本身,而是因为书对于摄影而言是重要的传播和观看形式,如果摄影书不再被接受,像文化的传播是不是可以尝试其他被认可和熟悉的方式进行,像《乐队的夏天》之于摇滚乐的传播,或许也是一种可能。


另外,我现在也来到了上海。无像当初在无锡创立是希望降低运作成本,但我慢慢发现如果一直呆在无锡,因为成本这方面可以压缩,我总觉得自己能把独立出版一直做下去。所以接下来希望能在上海和不同平台合作,用其他方式展开艺术活动,顺应一下时代,比如做做展览,进行线下分享。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113.jpg

第二届“无像Photo-Zine摄影样书奖“正在举行。


微信图片_20200322110115.jpg




P.S.

由无像工作室出版

白令海《Treevia》

张嘉诚《Les Lies》

李文嘉《Maiden Voyage》

韩磊《Early Works》

《无像II》《无像III》

《无像IV》《无像V》

已经上架

地址:西安市高新大都荟 D28   Localand 本地书馆

欢迎翻阅、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