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老百姓自己的吃的

一日三餐,“到点吃饭”、“饿了吃东西”,是生活必须。2014年的9月,有两位来自北京的女生——大瓜和李珊珊,在北京的一家麦当劳里商量着是否能做一系列与“吃的”相关的艺术项目,并用zine这种纸本形式记录项目的开展和延续,她们希望讲述老百姓自己的吃的故事,呈现“食”之日常,在吃的世界中,eat what you ReallyWant.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152.jpg
大瓜
生于北京,
“吃的ReallyWant”创始人之一。

Local本地:为什么会取“吃的ReallyWant”这个名字?


大瓜:“吃的ReallyWant”中英文缺一不可,前面是李珊珊起的,后面是我起的,两者能够从名字上完善这个艺术项目的内涵。“吃的”这个词常出现于口头语中,当你特别想吃一件东西的时候,你就会用“吃的”,你可能会说“啊,妈妈,我饿了,你给我找点儿吃的吧!家里还有什么吃的?”实际上“吃的”是大部分中国人用来形容食物的一个口头语,基于此“吃的”一词奠定了我们日后的整体风格——是非常日常化的,跟大家的生活、情感、状态紧密相关的。


“ReallyWant”直译来看,意思是“特别想要”,实际上代表了我们这个艺术项目真正想要切入的方面,因为我们一直有一个口号或者描述——“讲述老百姓自己的吃的”,算是我们的统领思想,我们想要通过食物去讲述,什么人、在什么时候、想要吃什么、为什么想吃……所以“ReallyWant”就是这个想要的意思。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237.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255.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313.jpg


Local本地:简单说说“吃的ReallyWant”创办至今的历程吧。
大瓜:我们是2014年开始做这个项目的,一开始是我跟我的搭档李珊珊,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开会”就在三里屯的一个麦当劳。到今年9月已经满5年了。
目前已出过“吃的ReallyWant”vol.1、“新时代了,我拍下了我们学校男生宿舍A 栋所有124 个垃圾桶”、“吃的ReallyWant”vol.2、“我家就在大梅沙”、“过年回家”vol.1和“老好使”vol.1。曾和弹脑门儿空间联合举办过“饺子大楼House Of Dumplings”,和周易-花果茶小卖部合办过"一块钱的Break",在2018年的“野餐”艺术节上做了“中国辣条餐厅”……今年3月开始“老好使Shop”之后,又以“老好使”做过“点穴Party”、“今天的咖啡”等等活动。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317.jpg

已出版过的zine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320.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321.jpg

“饺子大楼House Of Dumplings”活动现场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324.jpg
“老好使Shop”空间


Local本地:以食为延伸,分别说说“衣食住行”中“食”对于你的意义?以及“吃的”这个项目对你的意义?

大瓜:衣食住行中的“食”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我认为这是一种很自然、很天然的选择。刚开始当我们诞生想要做第一本zine的时候,预设里并没有说要做与食物相关的,只不过后来发现我们想到的四个选题全部都和吃相关,所以后来就有了“吃的”。反而是在其后不断摸索的过程中,包括我们自己的一些创作,通过摸索和尝试,慢慢地让食物这个选题更加集中和立体。对我而言,可能是与我自己从小的成长经历有关。
我成长在一个小康家庭,相比穿的住的用的,爸爸妈妈更舍得在美食上花钱,他们很喜欢餐饮文化里热热闹闹的部分,在我小时候,他们经常带我去下馆子,像90年代初肯德基在北京开的第一家,或者当时有名的西餐厅,他们都会特意带我去,或者过生日的时候去吃一顿。虽然那时候各种食物、餐厅还远远没有现在这么丰富,但从那时起就逐渐感受过各种各样的餐饮文化。
“吃的”这个艺术项目,让我能够通过这样一种手段进行艺术创作,从艺术角度出发去做一些事情。2014年开始做“吃的ReallyWant”至今,让我自己找到了一个重要的出口,可以用这样一种方式表达自己。生活中许多重要的朋友、后来经历的很多难忘的事情,都是因为“吃的ReallyWant”而相识、结缘,这是对我来讲最大的意义。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326.jpg


Local本地:很多专题是从“吃”出发,延续、牵引出一个人、一个家庭、某类人群的日常点滴和生活样貌。为什么会想要做这种外延探索,从中得到了什么?
大瓜:我们确实是从吃延伸出了很多的事情,这也正是我们想要做的。食物只是我们的载体,我们希望能够围绕着一切“吃的”,持续不断地观察、记录与整理,通过食物去研究不同人群的状态,不同人群的生活,然后通过食物去讲述老百姓的故事。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328.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330.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332.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335.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337.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339.jpg


Local本地:吃的ReallyWant的zine中有各种老照片,很有时代感,你是如何看待参与者提供的这些照片的?
大瓜:实际上,我们从创办之初就偏向走日常化的风格,所以你才能看到比如“过年回家”vol.1封面其实是在汽渡上吃的银耳汤、以前卡拉OK歌厅的点歌本,还有在那里观察到的渔民生活。
当我们推出第一本zine的时候,吸引了很多喜欢我们的读者朋友。从那时起,我们就通过微博或其他渠道跟大家建立了广泛的联系。读者朋友会自发地将他们生活中一些与食物有关的片段(图片、文字、心情)分享给我们。作为创作者本身,看到大家愿意主动与我们分享这些东西,是非常感动的,因为这代表读者朋友对我们的一种信任。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341.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344.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346.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348.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350.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353.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355.jpg


Local本地:每一期的主角人物是如何选择出来的?
大瓜:经常会有人问我们某本zine里的主人公是“谁”,那我只能说我们出的每一本zine里的主人公都是“素人”,但“素人”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更重要的是每个人都是自己故事的主角,每个人身上都有很多故事,大家都可以去尝试、去发现,并且把自己的故事讲出来。除了食物,我们希望能将更多不同的社会群体、工作状况、生活习惯通过“吃”这个行为来呈现出来。我认为这是生活中很自然的流淌。
如果某期我们决定做一个群像式的或某一专题式的选题,像“的士之家”,包括现在“老好使”的一些内容,我们会先到现场进行观察,在观察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一些人物,我们会跟他有一定的交流,然后将他的故事展现出来。但是更多的情况是,我们先遇到一个人,他可能是我们的朋友,或者是我们的读者,他本身就有很多故事,或者他做了一些非常打动我们的事,我们才要想要做某个选题,才会有后续的一系列工作,因为我们想将特别打动我们的人事物分享给更多人,我们相信如果是特别打动我们的事情,它也可能有可能让更多的读者有所共鸣。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357.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359.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401.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403.jpg


Local本地:如何发现与看待“食物与人”、“食物与乡情回忆”的关系?

大瓜:食物跟回忆的关系,我觉得是相辅相成的,因为我觉得一个人在平常的生活中,会积累很多的感觉,会发生很多的故事,其中有一些会成为回忆,这些回忆会通过种种的事情表达出来,有可能是某一件东西,某一个气味,或某一个地方,当然有可能就是食物,但食物是我们感觉中最日常的一个,因为吃是人最简单的需求,每个人都需要吃饱饭,所以食物跟我们关系是最密切的。我们刚好选用食物去展现大家的这些故事,所有跟人有关的这些情感和故事也会体现在跟我们关系最密切的这些食物上。
我们的出发点仅仅是当我们遇到一个特别打动我们的故事、场景或情节,便想要把它分享出来,因为我们深信里面有很多大家也感同身受的东西。但因为食物它本来是一个多义性的东西,包含着方方面面被解读的可能性,任何一个地方的饮食,一定会包括这个地方的历史或当地的传统文化或民俗习惯。所以当读者看到我们的东西时,他会有自己的读解,有的人就是单纯的很喜欢我们作品中呈现出的日常感,然后有的人会喜欢我们作品的设计风格,还有的读者是喜欢我们作品中展现出的在生活中的小幽默,当然也会有读者看到我们作品背后的一些社会学或人类学的意义,我觉得都是有可能的,因为艺术作品本身就拥有多义性,任何人都可以从任何角度去理解它。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405.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407.jpg


Local本地:吃的ReallyWant在zine中介绍了很多特产美食,或食物烹饪做法。可以分享一下自己的北京私房名单或自己拿手好菜的食谱吗?
大瓜:我自己比较喜欢去的可能那个北京当地的一些比较老的家常菜餐厅和火锅店。我本人特别喜欢去各种各样的,比如说开在中学旁边的奶茶店或炸鸡店。一般只要我在路上有遇到,恰巧我又不怎么赶时间的话,我都会坐进去点杯奶茶或者说吃一份炸鸡。但是对于我而言,更重要的是我可以在这个场景里再继续观察一些事情。
Local本地:创办至今,“吃的ReallyWant”参加过大大小小不少的艺术书展,有因为“吃的”自出版物发生、碰到什么有趣的事吗?
大瓜:我觉得参加这种书展对我们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能跟喜欢我们作品的读者朋友面对面交流,可以收到大家对我们最直接的反馈。又因为我们完全是以极度日常感的方式来呈现艺术作品,所以实际上大家这么多年来的反馈,正好反映了大家对日常感这个东西的一种变化。
刚开始的时候,有人看到我们做的这个东西会特别生气,觉得这种东西怎么能做成这种小册子或画册,做成所谓的艺术作品。但这其实是最开始的一种状态。经过一段时间后,大家在书展或艺术节上拿起我们的作品翻看的时候会说“这是大众点评吧,这是美食攻略吧?”实际上也是从那时起,大家开始在无论是经济条件或者各方面休闲条件达到了一定程度后,开始选择自己要吃的食物,开始有了美食这个概念。
之后又经历了一个阶段,没有人对我们这种形式的作品感到生气了,也没有人说我们是美食攻略了,因为那些东西实际上大家都已经经历过、消化过了,又正好遇到《深夜食堂》或者一些美食纪录片的播出,广受大家喜欢,让我感觉大家对食物的理解开始转变,大家开始明白食物不仅仅是食物,食物还可以包含很多背后的东西。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409.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411.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05413.jpg


所以我觉得这点也是很有意思的,实际上我们这种日常感的艺术作品的呈现,大家对其读解的这种状态会随着时间而发生变化。我会明显地感到,五年前出的那些ZINE,随着时间的推移,反而会越来越受欢迎,虽然它们现在基本上都已绝版。我还记得第一年我刚刚出“我家就在大梅沙”的时候,我需要给大家讲解很多,大家才可能会才决定说“啊,我把它带回家。”但其实仅仅到了第二年,我几乎就不用多说多介绍什么了,很多人一翻开就觉得“啊,我好喜欢,我要把它带回家。”
其实我觉得参加这种面对面的,无论是书展和艺术节,是让我觉得最期待或者是最有感觉的部分,因为我能够感到这背后大家对食物或者日常感看法的一个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