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生活的故事,装进一幅小画里

这篇采访故事,我们从一个故事讲起。


微信图片_20200322124714.jpg


《梨树林》

高畅


微信图片_20200322124721.jpg

祖父和我一样是个建筑师,他的家族曾经拥有一片梨园。和祖母结婚后,祖父前去俄国留学,几年后,家里收到祖父的来信,信中祖父说他已在俄国另有家庭,不再回中国。曾祖母对此非常生气,将祖父的名字从族谱中删去,但祖母依然像服侍着一家老小。


微信图片_20200322124724.jpg

建国后,祖父的家族失去了梨园,祖母缠着足下地劳作,拉扯大与祖父的3个孩子。


微信图片_20200322124727.jpg

文革后,政府召唤海外人才回国建设家乡,祖父彼时也与俄国老婆分开,于是他回到了中国。一段时间后,他的家人找到他。


微信图片_20200322124729.jpg

在父亲的记忆,祖父是一个突然住到他家里的男人。

现在,祖父母依然在一起,住在离我家不远的一栋楼里。


注:本组漫画取自真实故事。


《梨树林》是高畅的毕业作品,也是她旅行中的一次听闻。这篇作品采用传统的中国水墨和写意手法,以及一些拼贴方式,讲述了在中国特殊时代背景下的一则家庭故事。“我想类似的故事在中国应该很多,只是可能年轻的朋友已经不知道了”,高畅说,“几十年前‘贤妻良母’的故事以现在的观点看似乎难以理解。”


如今,高畅依然在尝试创作关于现实中国的种种。透过一幅幅精小的插画作品,她向我们抛出疑问:在那些当代日常的生活趣闻和歌舞升平的中国风之间,到底哪一种是我们现实生活中体会到的中国?



微信图片_20200322124732.jpg

高畅

长居北京。
喜欢画故事背后的故事。
个人网站:www.changgao.co



Local本地:我们先聊聊插画本身吧。如何理解插画?它与其他绘画形式有着怎样的区别?


高畅:插画是一种介于纯艺术和设计之间的艺术。要是说不同的话,可能就是插画带有叙事功能。另外,因为观赏插画往往距离作品较近,所以插画会有细节上的要求,整体也就显得“小里小气”了一些。尽管我觉得直接把插画的创作模式搬挪到其他包括绘画在内的艺术形式上并非特别妥帖,不过从广义的角度来说,两者之间的界限正在模糊。

微信图片_20200322124734.jpg

Summer夏天 / 2017


Local本地:为什么选择有关现实中国的创作?


高畅:可能最开始接触到的插图都是文学插图,而文学作品里往往有大量现实意义的东西,以及复杂的情感和有寓意的场景等,所以关注现实层面的事情也似乎顺理成章。


今年九月我在上海艺术书展做过一个微型讲座,讨论现在流行的“中国风”与现实中国之间的种种。我发现对这点感兴趣的人还蛮多,可能大家都有同感,如今流行文化里的“中国风”其实是中式奇幻风,或者说是一种歌舞升平的“皇家”中国风。他们的定义比较狭窄,抛开艺术层面的内容,我觉得这股风实际上和我们绝大多数的老百姓没什么关系。


我希望去了解大家真正的想法。平时我也做一些教学工作,教中学生甚或大学生,我觉得对于他们这个阶段,更主要问题不是画得好与不好,而是如何通过作品正常表达自己的观点,哪怕是表达对身边事物的看法,而不是一以贯之的官话、套话。


South side stories / August 2015


Local本地:也就是你常说的“故事背后的故事”,这也是创作《梨树林》的原因吗?


高畅:《梨树林》是我的作品《对不起,我没有成为你希望的那个人》中的一个,这套作品是我研究生毕业创作的一部分,收集了各个国家不同年龄段女人的真实故事。《梨树林》的故事是我在法国旅游时的听闻,一个中国留学生听到我的作品计划后,向我讲述了他家的真实故事。在中国的那些特殊年代,我想类似的故事应该很多,只是年轻朋友已经不知道了。插图创作的本质是叙事的艺术,所以如何用视觉语言讲故事是这个专业的根本。

回家吃饭 Lunch time / April 2017


Self / March 2014


Local本地:但你还还是有很多作品的切入是微小的的日常,比如《忧伤的蔬菜》《游泳馆》等,如何理解这些作品?


高畅:创作蔬菜以及其他的几个系列是因为我近俩年开始玩颜彩,它有点像中国画的颜料,但绘画技巧有所不同,颜彩需要一层层上色,整个过程非常治愈。我本身也不是学中国画出身,所以更多的是自由发挥。每每有人问及我为什么这么画蔬菜我都很尴尬,因为其实说出来就“破功”了,因为某种程度上,文字语言和视觉语言不能完全转化,你看到什么意思其实就是什么意思。我感觉自己走上古代文人“探索内心”的路线了……

微信图片_20200322124743.jpg


微信图片_20200322124746.jpg

忧伤的蔬菜 / May 2019


微信图片_20200322124748.jpg
游泳馆人好多 / March 2019


Local本地:你刚刚说到颜彩,你的作品里还常见水彩、版画等,不同材料的使用有什么讲究?


高畅:有针对题材的原因,比如诗集,我觉得可能更合适做版画。但有的可能只是单纯因为学习了新软件,想尝试新的方式。

微信图片_20200322124750.jpg

Hymn to Satan / January 2019


water print / July 2017


Hair / January 2017

微信图片_20200322124756.jpg

The Patch(Ipad创作) / October 2017


Local本地:针对杂志文章等内容的插画创作和个人即兴创作之间的不同是什么?


高畅:可能我本身的作品还是偏文学和现实风格,加上我只接那些认可我插画风格的工作,所以对我来说创作上没有特别大不同。不过自己的创作还是轻松点,也更能作为自己作品。


好多人觉得我的作品差异很大,但我自己倒不觉得。因为每张都是自己的创作,风格根据时间变化很自然,尝试新的手法也很有意思,总是同一种风格挺没劲。

微信图片_20200322124758.jpg
高畅为文章《同性恋,精神病,中国乡村》所做插图。

微信图片_20200322124800.jpg

为皮兰德娄剧作集《寻找自我》所配插图 / June 2018


Local本地:你也有一些城市的速写,比如佛山、重庆,城市观察对你的创作有哪些帮助?


高畅:观察生活应该是艺术创作的基本功。前段时间我去了梧州,特别喜欢。虽然在很多人看来这个两广之间的城市默默无闻,但在民国时期,那里的商业挺兴盛,最早的两广总督府也在这儿。老城区保留了大量骑楼,晚上看特别像伦敦,还挺魔幻;小巷里还留有很多繁体字招牌,建筑保存也特别完好;甚至当地人的五官长相都并不是特别有两广特色,能看得出来这里曾是移民城市。中国也许有很多这样曾经辉煌,但现在默默无闻的城市,于我而言,城市观察会让他们变成我记忆的一部分。

微信图片_20200322124801.jpg
ChongQing Bombing / February 2014


微信图片_20200322124804.jpg

Foshan City / May 2017


Local本地:截至目前最满意的作品是什么?


高畅:能放出来的作品就是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最近两年的春节我都会创作关于新旧生肖交接的多格漫画,中间夹杂一些自己所理解的生命探索意义,不过好像只有我自己喜欢这个系列。

微信图片_20200322124806.jpg

Happy new year / January 2018 ,高畅的跨年漫画系列之一。